购物车 我的订单 我的关注 个人中心 一键呼叫 返回顶部

您的位置:通导知识分享 / 通导发展史

热卖推荐

解忧杂货店(精)

¥39.50

立即抢购

安修斯 STD-22电罗经 接口板

¥9800.00

立即抢购

水上搜救示位标 HS-02A

¥2600.00

立即抢购

TOKYO KEIKI 自动舵PR-6000模式转换开关

¥560.00

立即抢购

稳压电源 CY-1310

¥188.00

立即抢购

双飞燕OP-550NU 鼠标 有线鼠标 办公鼠标 便携鼠标

¥66.00

立即抢购

薪火相传七十载 中国航标引航程

返回

2019-07-02 点击量:44 编辑:

1.jpg

  中国航标,历史悠久。从夏代的“碣石”到近代的“宝塔”,从自然航标到古代航标,人工航标到数字航标,拥有4000多年历史的中国航标,亲历了中国航海的兴衰荣辱,见证了激荡变幻的历史风云。

  2019年7月1日,是首个“世界航标日”,今年又恰逢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载风雨苍茫,中国航标事业始终与国家发展同向而行,虽历经风雨,几经沉浮,仍初心未改,砥砺前行。

1949-1977  沐风栉雨  探索前

  国家衰则航标衰,国家兴则航标兴。

  近代风雨,累及航标。鸦片战争之后,侵略者强迫腐败的清政府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为开通掠夺通道,通过被他们操纵的海关,在中国沿海和长江设置航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因为战争原因,沿海和长江航标均遭到严重破坏。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百废待兴。1950年1月,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决定将由海关主管的航标全部移交交通部,结束了自1858年开始由海关监管航政、港务和航标共90余年的历史。

  为做好接管航标的管理工作,交通部航务总局成立海务处,建立青岛、上海、厦门、广州4个区海务办事处,分区管理沿海航标;长江航务管理局设立江务处,并在重庆、南京设立分局,分级管理长江中游、上游和下游的航标。从此,沿海航标与内河航标分开管理。

  1950年,政务院发布《关于1950年航务工作的决定》,要求“灯塔标志的建设,先恢复渤海湾各港埠及长江航线的助航设备和曹妃甸、成山头、猴矶岛3处灯塔及长江航线的灯标,并改善灯塔标志管理制度。”各分管海区海务办事处开始增设、修理、改造、建设以航标为主的各种助航设施。至1952年底,青岛、上海、黄埔和秀英等港口以及其主要内河航道灯标均得到适当修复或扩建,生产条件得到初步改善。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长江干线及一部分支流共设有航标1194座,其中干线航标1078座。1949至1950年,长江干支线航标得到全面恢复。1951年起,长江航标有所发展,增设灯桩和夜航灯标,部分江段开通夜航。

  中国航标和整个国家一起,迎来了历史性的春天。

  1953年4月,由于沿海复杂的军事斗争形势,周恩来总理作出了“交通部所管沿海航标及管理航标的海务机构移交海军司令部”的批示,内河港湾航标仍由交通部门负责,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沿海航标管理体制的一次重大调整,沿海和长江的航标维持分开建管。

  交通部借鉴苏联航标管理模式管理内河航标,于1955年4月发布施行《内河航标规范》,统一了内河航标的种类、式样、规格等,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内河航标管理规范。据此,“一五”计划期间,交通部恢复与建设长江航标,并实现川江夜航,恢复与建设珠江、黑龙江航标,继而统一全国内河航标建设和管理制度。

  1958年,国务院对沿海航标管理体制作出调整,以“统一规划、统一制定、分工负责、自建自管”原则,分工管理,形成沿海航标由海军、交通、水产三方分管的格局。通海内河、商用海港、商用为主的军商合用港以及近海短程航线的航标,由交通部管理,海军依据分工移交相关航标。

  1958年,交通部重新修订1955年发布施行的《内河航标规范》,新规范适用于我国各天然河流航道。1960年3月,交通部发布施行《湖泊、水库、运河、船闸航标规范(草案)》。在此基础上,交通部于1962年8月21日发布施行《内河航标管理暂行办法》,要求航标维护质量做到“标位正确、颜色鲜明、灯光明亮、灯质正常、标志结构良好”和通行信号正确、及时。该《办法》成为后来相当一段时间内的内河航标管理重要指南。

  1963年7月,海军编纂颁行《航标工作规章制度汇编》,详尽规定了各类别岗位职责及相关设备技术操作规程等,为规范航标管理发挥了重要作用,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套海上公用航标管理规章。20世纪60年代,根据中、苏、朝、越四国海道测量会议达成的统一海区浮标制式共识,海军发布实施《海区水上助航标志制度(草案)》,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航标技术标准。

  20世纪六七十年代,航标事业发展受到严重干扰。此间,军地各级航标管理部门克服重重困难,在组织实施航标电气化、国产化改造的同时,先后新建一批灯塔、灯桩、导标、立标、雾号、指向标、导航台、信号台。特别是在国家建设资金非常困难情况下,交通部批准了一些航标、灯塔项目的建设,自行设计建设了我国第一座海上大型灯塔 ——大沽灯塔,建造大型航标船 ——“航标一号”,沿海、内河的广大航标工作者更是恪尽职守、努力维护航标,以引导船舶安全进出港口。

  中国航标人的品格和坚守,从中可见一斑。

1978-1997  重整旗鼓  全面发展

  1978年国家做出了改革开放的重大部署,中国航标迎来了新的春天,重归正常发展轨道。

  1980年4月,经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由海军管理的沿海干线公用航标,除少数位于海防前哨和军事设施地区之外,全部划归交通部管理,并于1983年3月全部结束移交工作。从此,中国海区航标形成了交通部、海军、农业部三方建管的格局。海军主要负责军港和以军用为主的军商合用港的航标;交通部主要负责海上公用航标、商港和以商为主的军商合用港的航标;渔港、渔场等渔业专用航标由农业部负责。沿海干线公用航标进入全面发展阶段。其中,交通部负责的海上航标按照北方海区、东海海区、南海海区划分,分别由天津、上海、广州航道局统一管理。

  1983年始,针对沿海灯塔、灯浮标的灯光亮度不足问题,交通部提出“让航标灯亮起来”,引进更换了一批沿海航标设备,设置了一批新能源标志,并在沿海重要海口或转向点新建、重建或改造了一大批灯塔,沿海、内河基本解决了航标灯灯光亮度不足的问题,“让航标灯真正亮了起来”,且重要灯塔射程普遍提高到20海里以上。

  1985年始,按照交通部统一部署,3个海区推行水上助航标志制式改革,新制式分侧面标志、方位标志、孤立危险物标志、安全水域标志、专用标志等5类17种。1986年9月,全国海区889座灯浮标和水中固定标志的制式改革提前完成,达到国际航标协会浮标系统(A区域)标准要求,并开始推广应用雷达信标。

  此时,《内河航标规范》经过30多年的实践,已不适应内河航运发展需要。1982年,交通部组织修订《内河航标规范》,1986年2月,国家标准局发布实施《内河助航标志》和《内河助航标志的主要外形尺寸》两项国家标准,交通部按照新标准开展通海干流航道的航标制式改革工作。1989年3月20日,内河航标制式改革宣告结束。5月10日,长江最后一盏煤油航标灯被现代化太阳能航标灯所代替。

  20世纪80年代,我国航标进入全面发展时期,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和经验,航标设备不断更新。重点建设重要港口、航道助航设施,新建、重建大量灯塔、灯桩、导标,调整、改造航标布局,使海上保障、服务能力有了新的提升。1977年11月,中国恢复国际航标协会(IALA)会员资格。1984年1月1日,中国正式成为国际航标协会(IALA)会员国,中国航标重返国际舞台。

  1986年始,遵照国务院关于港口管理体制改革的有关要求,交通部在沿海组建14个海上安全监督局,各海区航标业务分别仍由天津、上海、广州海上安全监督局统一领导。1989年,按照交通部《关于将沿海各航标区分别划归各有关海监局的通知》要求,分别将各航标区成建制移交所在地海监局管理,实行双重领导体制,党政工作由各海监局领导,航标业务、计划、财务等工作仍由天津、上海、广州海监局归口管理。

  20世纪90年代,我国航标事业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1995年12月,国务院公布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航标条例》,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部航标法规,使航标法制化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至1995年,中国沿海航标总数达到1783座,沿海及各主要港口的航标实现了灯光交叉覆盖的“灯塔链”。1995年8月,坐落在南海的木栏头灯塔建成发光并投入使用,这是当时亚洲的最高灯塔,高72.1米,射程25海里。

  中国航标,不仅重返国际舞台,而且走在了亚洲的前列。

1998-2011 中国航标  照亮航程

  1998年,遵照中共中央关于深化行政体制改革的要求,交通部启动全国水上安全监督管理体制改革,组建交通部海事局及20个直属海事局(其中6个按分支机构管理),实行垂直管理体制。全国海区航标系统16个航标区(处、站)的隶属关系未变。

  2001年5月,按照交通部《关于调整部分航标区行政管理关系的通知》要求,各航标区(处、站)成建制划归天津、上海、广东、海南海事局统一管理,并统一更名为航标处。期间,组建北海航标处。至此,根据“统一管理、分级负责”的管理原则,构成了由交通部海事局,天津、上海、广东、海南海事局,17个航标处所组成的三级航标管理体制。交通部海事局主管中国沿海航标,负责中国沿海航标的规划、建设和管理工作;天津、上海、广东、海南海事局依据分工,分别负责北方海区、东海海区、南海海区和海南岛辖区海上干线航标的维护与管理。至2001年底,全国海区航标系统管理的航标达2455座。

  水监体制改革后,交通部海事局对航标进行效能管理,引入风险评估的理论和方法进行综合评估,寻找出沿海重要港口、航路和水域存在的风险因素,有针对性地建设和完善沿海航标助航系统。同时,依据分析和预测的未来经济发展需求,对中国沿海航标助航系统进行全面的规划,完善航标助航系统的布局,提高航标的技术水平和可靠性。航标效能综合评估还利用AIS技术对通航密度和局部的通航段面的流量进行定量的分析,对于识别高风险区发挥了关键作用。

  通过改革,我国航标建设与管理能力得到全面提升。2007年成立交通部海事局航测专家委员会,2008年组织编制《全国沿海航标总体布局规划》,宏观统筹海区航标配布与建设,2009年印发施行《航标效能定期评估管理办法》(试行),进一步加强航标技术规范。

  航标科技应用突飞猛进,利用航标遥测遥控等手段,实时监控航标工作状态,提高航标的维护效率;通过无线电或网络的方式,提高航标的服务质量;通过航测信息系统建设,将各类航标系统信息整合在一起,形成数字化、网络化的综合助航体系。同时,加强航标新材料、新能源和新光源的应用,充分利用太阳能、波力发电、风力发电等新能源,灯塔、灯桩使用射程远、能耗低、自动化程度高的进口灯器,灯浮标大范围应用同步闪技术和LED灯器等,使航标逐渐向绿色化、数字化发展,显著提高了航标的助航效能。

  至2010年底,通过不断的布局、建设和调整,由全国海区航标系统管理维护的沿海航标共有5982座,全国超过80%的航标使用了太阳能绿色能源,2392座航标实现远程遥控,航标正常率、维护正常率、信号可利用率均超过部颁标准,建成“布局合理、层次分明、功能完善、性能可靠和广泛适应”的综合体系,形成一个覆盖我国沿海重点航路和通航水域的多层次、立体化、数字化的“航标链”,为我国水运经济、海洋开发和国防事业提供精准、可靠的航海保障服务。

2012至今  向海兴国  指引航程

  向海而兴,背海而衰。党的十八大作出了建设“海洋强国”的重大部署,吹响了“向海洋进军”的总号角,“海洋强国”“交通强国”国家战略和“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的提出,都对更加专业、更加现代的综合航海保障体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为了进一步理顺海事管理体制,加快构建现代化综合航海保障体系,按照中编办《交通运输部直属海事系统人员编制和机构设置方案》要求和“政事分开”的原则,交通运输部将直属海事系统所辖航标、测绘、通信等航海保障管理机构划出,分别在天津、上海、广州设立北海、东海、南海航海保障中心,为交通运输部直属副局级事业单位,纳入交通运输部海事局管理范围,实行行政首长负责制,委托天津、上海、广东海事局代管。2012年底,北海、东海、南海航海保障中心相继成立。

  三个航海保障中心成立以来,一直以为航海及其他各类海上活动提供优质综合航海保障服务为主线,至“十二五”末,沿海港口航道航标配布较为完善,干线航路重要节点全面布设,沿海和内河四级及以上高等级航道基本实现AIS信号覆盖,沿海水域50海里范围内实现差分GPS和差分北斗(DBD)信号多重覆盖,视觉航标和无线电航标实现多重覆盖,航标遥测遥控比率达到 55%,各项航标维护管理指标超过部颁标准。

  为了积极服务“海洋强国”和“一带一路”建设,2015年以来,赤瓜、华阳、永暑、渚碧、美济5座大型综合性灯塔先后建成发光,填补了南海海域导助航设施的空白。灯塔射程达22海里,保障了南海海域来往船舶通航安全。

  此外,三个航海保障中心积极发挥专业技术优势,全力做好雄安新区建设、港珠澳大桥建设、上合组织峰会等国家重大战略、重点工程、重要活动的航海保障服务,继续完善航标配布,持续推进助航效能提升改造,不断加强航标行业管理,多次提供航海保障应急服务,大力开展航海保障创新活动,科技创新成果不断涌现。自1994年起连续七次当选 IALA 理事国,中国航海保障系统船舶首次赴境外开展交流访问,积极承办航标国际培训和专业论坛,向全球航海保障输出中国动能,全面提升中国航海保障系统国际化水平和影响力,继续加强航标文化建设,推动航标人员素质和队伍风貌再上新台阶,航海保障软实力和社会影响力不断增强。

  随着交通运输部海事系统深化改革进程的深入,自2018年7月1日起,北海、东海、南海航海保障中心由原分别委托天津、上海、广东海事局管理调整为由交通运输部海事局直接管理,海事行政机构和事业单位的管理关系进一步理顺,至2018年底,全国海区航标系统负责管理维护的沿海公用航标8574座,航标正常发光率99.95%,航标维护正常率100%。

  2019年3月,在交通运输部召开的航海保障工作座谈会上,作出了加快推进海事监管和航海保障一体化融合发展(简称“一体化融合发展”)的决策部署。交通运输部副部长何建中指出,海事监管和航海保障作为海事工作的两大重要有机组成部分,犹如海事工作的“车之双轮、鸟之两翼”,必须实现海事监管和航海保障在更广范围、更高层次、更深程度的融合,不断开创交通强国海事篇建设新局面。

  坚持一体化融合发展,为中国航海保障系统实现高质量发展指明了路径,亦为中国航标的发展指明了方向。各级航标管理部门将应势而为、乘势而上,以科技化之翼,以智能化为主攻方向,根据《海事航海保障“十三五”发展规划》,到2020年,全面提升履约水平,航标导助航能力覆盖主权水域,涵盖各类海上活动,航标管理和服务标准化、信息化、智能化,满足不同用户多层次、差异化的导助航需求,顺应e航海发展趋势,建成现代化的综合导助航服务体系,成为“覆盖全面、管理高效、服务优质、保障及时”的综合航海保障服务体系中的重要部分,为交通强国和海洋强国建设贡献最大力量。

  四千年薪火传承,守护平安;

  七十载沧海横流,华光依然。

  中国航标70年的发展历程,映照了国家70年的曲折发展历程。只有勿忘来处,方能拥抱未来。在中华民族向着星辰大海奋进的征程中,始终有一盏古老而现代的航标灯,在兴海强国、民族复兴的道路上绽放华光、守护航程。


    通导商城,罗经球,电罗经,通信导航,通导设备,广东通导公司,天通一号手机,天通卫星电话,通信导航集成,通导集成服务商,导航设备,通信设备,内通设备,船级社检验,驾控台,船用VSAT,CCTV,局域网,火警系统,广州远洋通信导航有限公司


     来源:中国海事


;